图片

本文首发于作者在雪球的个人专栏。未经许可禁止。

这两天看了一下日清食品(HK:01475)。这家公司主要产品是“出前一丁”袋装面和“开杯乐”桶装面。前两天偶尔吃了一桶康师傅(HK:00322)的方便面,感觉口味和配料甚至面的味道跟日清比还有很大差距的。

图片

日本籍台湾人安藤百福(原名吴百福)一生跌宕起伏,原生于台湾,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战后因为逃税被判过刑,1958年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杯方便面。安藤百福集吃苦耐劳的发明家,精于经营的管理者于一身。作为发明家开创的企业能够占据日本50%以上的方便面市场份额可以说是商业的奇迹。

安藤百福从1910~2007一共活了96岁,2005年日本电视台采访他长寿的秘诀的时候,老头子还不忘吹票,说活得长是因为方便面吃得多。老头曾经因为被当了信用组合(日本一种共同出资并贷款的集团,类似于广东的抬会)的龙头后加速破产,而导致他这一生都不信任银行和金融工具,所以日清食品很少向银行或者公众贷款——要么自有资金要么股权融资。

日本日清

现任日本日清的社长是安藤百福的次子安藤宏基,安藤宏基的长子安藤德隆跟着他在日本掌舵,日清香港的社长是安藤宏基的次子38岁的安藤清隆。从家族企业的安排可以看出中国市场在日清集团的眼里是仅次于日本的海外重镇。

日清香港上市很短,先看看母公司日清日本,日清日本持有日清香港73.9%的股权。

日清日本的市值461亿人民币,PE(市盈率):27.96,PB(市净率):2.2。ROE(净资产回报率):8%。应该说估值不低。

下图是动态的股价变化,这六年涨了接近200%,投资者对他在新兴市场的销售可以说充满了期待。 日本日清的营业收入共310亿人民币,其中在日本的日清食品(含冷冻饭,面)共207亿人民币(下同),美洲37.76亿,中国22.49亿,其他地方42.71亿。其中中国市场增长最快达到18.32%。

图片

日清自己在2015年提出的中期企业战略里,提出今后吃方便面的人数53%在BRICs(巴西,俄国,印度,中国)的新兴市场。中产阶级的70%集中在BRICs。以富裕中产阶级为目标调整速食面的口味,争取在2020年度海外事业的利润要占到总利润的70%。

图片

日清自己提出的风险点:1,食品安全性。2,人口变化老龄化社会会减少方便面的销量。3,品牌竞争激烈。4,小麦粉,油为主的成本上涨。

整体印象是日清食品是一只现金占比高,估值不低的长牛消费股。投资者和管理层对于海外市场都期待很大。

香港日清

去年年底刚刚上市。

1、好的地方

a,收入29.02亿港币,纯利2.42亿港币。净资产34.39亿港币。ROE:5.67%。股本10.74亿。每股盈利0.238港币。派息率40%。截止今天市值35.67亿港币,每股3.32港币。PB接近1,PE14.7。比起母公司日清食品来都打了对折。

b,去年一年香港收入增长了18.9%,中国增长了3.6%。

c,作为日清食品未来的成长引擎和家族的历史,由二公子掌舵的日清香港出千的可能性很小。

d.虽然日企的经营不够狼性,但是相对来说食品安全方面出问题的风险要小一点。

e.上市之初(2017年12月)发行2.685亿股募资9.5亿港币,每股3.54港元。更早些时候2016年2月,董事长安藤清隆个人以3.875港元每股的价格买入1135万股,现价已跌破发行价,并且比董事长买的只贵15%(上市前两年大笔分红过大概每股1块钱)。

f.资产负债表属现金奶牛级。总资产44.6亿港币,其中非流动资产15.32亿,含香港的四间工场和平湖,厦门的工厂各一间。流动资产29.28亿里定期存款和现金结余有21亿之多。流动负债仅8.57亿,无非流动负债。每年利息就能收到2400万。

g,经营现金流,扣税后净入现金2.15亿表现正常。投资现金流流出1.72亿,其中7000万是存取款的差,另外1亿是建设新厂房的资本支出。筹资现金流流入4.99亿港币,其中发行新股获9.5亿港币,股息发掉4亿港币。

2、坏的地方

a.董事会的九名成员连独立董事都算上,除了一个是台湾人以外,其他清一色的日本人,董事会都是日本人可想而知下面的虾兵蟹将也是日本人不少必然,导致成本上升,日系企业的通病。唯一的台湾人是董事长安藤清隆的丈人。

b.经营稍有起色,管理层就扑上来抢食吃,五个人自己给自己加工资从2016年的479万港币猛增到628万港币。

c.日本日清持有7.938亿股或73.89%,野村国际持有0.64亿股或6.01%。流动性不好。

d.去年一边发新股筹资近10亿,一边趁着没上市之前猛烈分红4亿,感觉日本人就是跑香港减持来了,玩资本比卖面来钱快。

最后说说我主观的判断。

好的一面是日清在日本的产品线丰富且食材丰富味道好,目前的开杯乐仅是小试牛刀,今后如果我们能消费升级,铺开的话产品有竞争力。坏的一面是随着外卖食品的渐渐普及,年轻人会不会远离方便面而趋向于鲜食?虽然瓶装水的卫生情况其实大大优于路边的饮品店,但是这未必是年轻一代的共识。

综上结论,日清食品在日本被赋予了中国市场的美好憧憬给出了成长股的估值,要是纯按人口数量和市场占比算日清香港的市值应该是2000亿。在香港反而变成了一个1PB的烟头股,综合比较健康的资产负债表,我认为现价虽然还没到1块钱买了两块钱东西的程度,但也有了一定的安全边际。

最大的风险是国内消费升级不及预期,董事长小开已经没有了爷爷的创业热情,倚红偎翠迷失在香港的衣香人影仕女车马里。


国资“抄底”民企,造成“国进民退”?国资委正面回应!
李迅雷与浙大教授互怼:“亏钱”是对投资者最好的教育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纯正的“关灯吃面”概念股,口味比过“康师傅”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